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香港風情繪(三首)  劉濟昆

 

    紫荊花性格

 

你問我「紫荊花有什麼性格?」

我說她不能插在花瓶也不希冀園圃。

 

有時你走在大街上可以驚鴻一瞥,

若登上柏架山更可深情貫注。

 

她不是開在脆弱的枝葉上,

她的母體是一株遒勁的樹。

 

她要迎風才能開得絢爛嫵媚,

那風必須自北方徐徐吹拂。

 

她的青春不在三月而在冬初,

即使淍謝,她也不會低泣而要旋舞。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七日晨

 

 

    家在英皇道

 

往年,站在英皇道,

北望神州,說不出是什麼味道;

如今,住在英皇道,

不用舉步,也是在祖國懷抱。

 

坐上叮叮噹噹的古舊電車,

在高樓大廈叢林穿行逍遙,

白天商品狂潮,夜間春汛喧鬧,

江山如此多嬌,風景這邊獨好。

 

到底是Made In England,

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製造?

何必打破砂鍋問(燜)到底,

我只知、道可道,非常道。

 

青春不老,綠水長流,

人海茫茫,舉世滔滔;

千萬不要改名呀,英皇道,

我每天醒來推窗就可開心笑。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八日晨

 


    方格世界

 

田地是一個又一個方格,

棋盤是許多小方格組成大方格。

 

矗立的摩天群廈,各踞一個方格;

每扇明窗,都是一個方格。

 

大方格箍住許多小方格,

有人說小方格中住的是白鴿。

 

香港還有一種更小的方格,

就是赤貧者的籠屋,別具一格。

 

床就是屋,是只能容身的方格,

坐起頭碰方格,出門低頭蹙額。

 

罩住的鐵網佈滿千百方格,

惡夢連翩時,以為置身地獄囚室。

 

籠屋狹窄,卻能吸引大腹便便的政客,

選戰烽火漫天,他們必為籠民仗義呼喝。

 

等到他們得其所哉高坐廟堂之時,

籠屋依然,爬格者依舊爬格。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九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