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溫習南京大屠殺  劉濟昆

 

我看到了

 三十萬個憤怒的頭顱,

曾經血肉模糊、腦漿迸出,

如今蒼白嶙峋、銘刻刀斧;

個個眼窩深陷、深陷、

                深陷至無限;

從來不肯瞑目,

永遠不肯瞑目。

 

男人的頭顱,

女人的頭顱,

老翁的頭顱,

嬰兒的頭顱......

 

石頭城上,

望天低吳楚,

紫金山、雨花台、

燕子磯、玄武湖、

秦淮河、桃葉渡;

朱雀橋邊野草花,

烏衣巷口夕陽斜......

到處是鮮血淋漓的頭顱。

 

戰士的頭顱,

學生的頭顱,

共產黨人的頭顱,

國民黨人的頭顱,

不願做奴隸人民的頭顱。

許許多多的頭顱,

失去了生命,

失去了家園......

 

頭顱、頭顱,同胞們的頭顱,

魂兮歸來,

陰間不可以久留,

地獄不可以長駐;

魂兮歸來,

頭顱不會失去頭顱。

頭顱就是歷史、就是國語,

頭顱會思想、會控訴。

 

大江東去,

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卻永遠淘不掉

三十萬個咬牙切齒的頭顱。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夜於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