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北京猿人的情信      劉濟昆

 

親愛的爪哇猿人;

你好!我是北京猿人,

恕我冒味,給你寫這封信。

全人類公認我們是原始人,

又說你我是沒開化的野蠻人。

我住在四季分明、冬日冰天雪地的北半球,

夜夜棲身北京周口店深幽洞穴;

你生於赤道驕陽似火的熱帶天涯,

長年流浪在爪哇島蠻荒叢林。

我像亞當,你像夏娃,

不約而同,彷彿心有靈犀一點通,

你我雖然還不懂織布紡紗,

卻已懂得用幾片葉遮羞,

又懂古撲美學綴上一、兩朵鮮花;

不像有的今人追求一絲不掛,

他(她)們還以為全身赤祼美艷絕倫。

你我的幾顆牙齒幾魂骨骼殘片,

遠勝英國女皇皇冠,價值連城;

我的頭蓋骨不見了,

全球報章競刊啟事尋人。

我鑽木取火,烤獸肉來啃;

你海邊捕魚,充饑永生存。

我錘擊石頭當武器,

你削尖竹子作利刃,

為了狩獵為了保護自身與至親。

我不懂製造大炮機關槍,

你從未發明炸彈原子彈;

我不會發動世界大戰,

你沒有挑起排華暴亂。

咒罵我們野蠻的人,

卻都爭認我們是祖先。

考古學家這麼描述:

「北京猿人,爪哇猿人,

面部較短,胸部前伸,

無下頦,前額低平,

平均腦量一零八八毫升。」

他們讚不絕口:

「人類聰明始自猿人,

人類文明始自猿人。」

在二十世紀出版的教科書內,

我倆有緣千里來相會,

相見恨晚呀,親愛的,

你我都已六十多萬歲。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