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聽陳蕾士的琴箏》

 

(甲)主旨:作者描寫昔日欣賞陳蕾士的高超琴技和表達自己對陳所奏出

             的美妙音樂的陶醉。

            詩中作者通過豐富的想像,運用大量比喻和象徵手法,把抽

             象的彈奏技巧和音樂旋律,化為具體的書面,生動地表現了

             彈奏者出色的琴技和音樂的美妙。

 (乙)樂曲的層次:

            樂曲的三個層次:起奏à高潮à尾聲

          表現詩歌音樂的另一面,就是押韻。新詩雖然不一定要押韻,但一般

新詩都以較自由的方式押韻,它不一定在雙句押韻,不一定一韻到底,甚

至不一定在句中最后一個字押韻,例如黃國彬的聽陳蕾士的琴箏,每節四

行,從視覺看來,它是在每一節的第二、四行末字押韻,但第二行的末

字,卻不一定是一叵的最后一字,例如「後面的宮商」的「商」字是韻

腳,但「後面的宮商像一隻隻鼓翼追飛的鷂子」,才是一個意思完整的詩

句,又如「颯颯」的「颯」與「朝霞」的「霞」字押韻,但「颯颯」只是

句首,全句是「颯颯如變幻的劍花在起落迴舞」,這也是新詩押韻的一種

方式。

        出色的詩句,往往包含了生動的形象,如一幅幅的畫面,令人讀來覺

得具體生動。聽陳蕾士的琴箏一詩是描寫聲音的,聲音很抽象,作者透過

視覺、嗅覺、觸覺來表達。例如「在崑崙之顛,金色的太陽擊落紫色的水

晶。紅寶石堿簿]如星雲在靜旋發光」是透過視覺的描寫;「香氣細細從

睡蓮的嫩蕊溢出,在發光湖面變冷」是透過嗅覺和觸覺的描寫。詩中也描

寫演奏者的指法,十指的化很多,但總不能每個指頭或形容一番,看,作

者用「自西湖的中央,一隻水禽入了濕曉,然後向弦上的漣漪下降」寫演

奏者把手抬起再放在琴弦上的預備手勢;琴弦上小小的弦柱,就像天河一

樣,把弦線分成左右手有不同的作用,作者用「他左手抑揚,右手徘徊,

輕著丈河兩岸的星輝」寫奏動作。此外,指法的變化,作者用「十指在縱

疾躍,如脫兔如驚鷗」、「十指在翻飛疾走」、「五指倏地頓」夾描寫這

些詩句都十分形象化。

 回到中四課文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