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黃河抒情(二首)   劉濟昆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隨香港新聞訪問團到甘肅和寧夏,到黃河.....

      黃河見到我

人說「我見到黃河!」

我說「黃河終於見到我!」

人說「你太渺小,黃河太偉大,

話怎麼可以這麼說?」

我說「大家都說母親黃河,

母親最希望見親兒,

我的話一點都沒錯。」

 

黃河啊黃河,

您見到飽歷滄桑兩鬢漸蒼的我,

您見到曾經飄泊海外天天北望神州的我。

我回來了,我乘羊皮筏子親近您懷抱,享受您溫柔,

您認出我了麼?

我是黃河之子呀!

我無論在荒山野嶺還是在繁華都市。

無論在天涯還是在海角,

從沒忘記您呀,母親黃河!

 

       石頭記

我在黃河岸上撿了兩塊石頭,

人們笑我蠢笨如牛:

「行李那麼重,還要裝石頭?」

我說:「你不懂呀,朋友,

這是真正的古董,

不花一分錢,卻是無價之寶我所求。

幾十億年前或幾百億年前,

女媧補天時煉出這石頭,

天崩地裂,黃河誕生,

石頭就掉在黃河邊不被沖走。

世上任何古董有這石頭古老麼?

恐龍化石,北京猿人頭骨比得上否?

維納斯雕像,梵高名畫比得上否?」

 

你喜歡雨花石,

你喜歡藍寶石,

我卻要珍藏黃河純潔的石頭。

我的所愛,我所擁有。

 

我拿起兩塊石頭敲擊有聲,

那是黃河的風在吼,

那是黃河的水在流。

驚濤駭浪,激盪澎湃,

那是冼星海黃河大合唱的優美旋律,

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

聲聲傳入我心頭。

我隨這聲音,遠上白雲間,

我隨這聲音,又從天上來,

我隨這聲音,奔流、奔流......

奔流到大海,我還是要回頭。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寧夏銀川

 

臧克家先生讀了《黃河抒情》後,於一九九八年八月十六日寫信給劉濟昆說:「你的詩寫得很好,純而樸。......我第一次讀你的新詩,物以稀為貴,特別高興!現在,詩壇上精品少而平庸古怪者多,望你多寫點好詩出來,一而二,二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