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給妻    劉濟昆

 

我祈盼

攝氏零度

  零下十度

  零下四十度

 

我祈盼

大雪紛飛

  早晨漫天

  夜晚霏霏

 

我祈盼

寒凝大地

  冰封山溪

  雪凍監獄

 

我祈盼

到北大荒

  到西伯利亞

  到南極再到北極

 

因為

越是朔風凜冽

越是嚴寒封鎖

越想起妳

  三十年前

為我織的毛線衣

為我縫的棉大衣.....

        一九九八年一月三十一日香港

 

臧克家先生讀了這首詩後,在一九九八年九月十日給劉濟昆的信中說:「《給妻》放筆抒情,有點浪漫氣息。」十月五日的信又說:「《給妻》,從溫度量愛情,內含深,但讀者不知其味,這種手法新月派有的用過。記得蘇東坡一句,記不清楚,大意是(不是原句)朝雲針線西湖雨,淡而情味長。」